本刊編輯部
  今天是本刊2013年的最後一期。和往年一樣,整版盤點這一年我們做的一些輿論監督報道。那些引起廣泛關註的事件有了怎樣的進展?那些讓人牽腸掛肚的新聞主人公命運有了哪些改變?這些,想必也是讀者想知道的。
  “車輛被盜重新搖號”即將成為歷史;石家莊市中級法院明確對和王亞麗案有關民事糾紛的審理提速;山東莘縣水利公司被政府拖欠多年的欠款,有了償還的希望……看到這些,相信您也會和我們一樣發自內心地微笑。用法治陽光撫平採訪對象的憂傷,這是新聞工作者最大的職業榮耀。
  讓法治的陽光照耀每一個人,每個人都希望這樣,但每個人也都知道這樣的願望暫時還無法實現。和取得效果的監督相比,像拳頭打在棉花上頭一樣無聲無息的監督,數量似乎更多一些;法治的陽光,仍被霧霾籠罩:24年存單,任憑媒體口誅筆伐,銀行我自巋然不動,儲戶仍拿不到存單上承諾的本金和利息;黑龍江省佳木斯市,70多名檢察官仍在為安置奔波,回家遙遙無期;羅志興等200名農民工,去年的欠薪尚未討清,今年又添新賬……這些,不免令人失望。
  但我們並不因此沮喪。對新聞工作者來說,像孫志剛事件的報道那樣,通過大的事件報道推動重大社會變革,是一種幸運,但這種幸運可遇不可求。通過一篇又一篇負責任的報道,點滴之間推動社會進步,才是新聞工作的常態。單從結果看,有些報道似乎什麼也沒有改變,但它們向公眾傳遞的公平正義理念、以法治思維觀察社會的視角,卻在潛移默化影響人們的思想和行為。對法治陽光的憧憬,已經留存心底;社會進步的種子,已經埋下。這樣看,對於有些監督沒有效果,法治陽光暫時沒能撫平創傷,我們可以失望,卻沒有理由沮喪。
  不沮喪,還因為我們沒有時間去沮喪——與其對沒有效果的監督耿耿於懷,不如重新出發,追逐新的法治陽光。關於新聞工作者的角色定位,美國著名新聞工作者普利策做過這樣一個比喻:“倘若一個國家是一條航行在大海上的船,那麼新聞記者就是船頭的瞭望者。他要在一望無際的海面上觀察一切,審視海上的不測風雲和淺灘暗礁,及時發出警告。”我們不敢以瞭望者自居,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將其作為職業理想,併在工作中力所能及地實踐它。
  感謝讀者和我們一起走過2013年,相約2014年仍一起走過。相信新的一年,更多的人將更充分地享受法治陽光的照耀。  (原標題:也許失望絕不沮喪)
創作者介紹

迎賓館

erxvjw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